简体 繁体

首页>> 团体辅导>> 心理沙龙>> 正文>>

家庭中的快乐和罪恶感

2015年04月08日 13:56

健康的家庭,就是分化得比较好,相互独立,不需要对方也能够活得下去,另一种情况呢,就是彼此之间的关系没有分化,在象征层面的相互吞噬,没有界限。

十种中国家庭的界限不清:

第一,家庭中有一个过度严厉的父亲,中国人常说,严父慈母,这实在是对父亲功能的一个限制,因为父亲也可以很温柔的,我理想化的一个父亲,是这样一个状态,他跟他人有一个非常清晰的边界,但是他也有温柔的能力,因为很多父亲,他的人格没有真正成长到一个男人的状态,所以他需要用过度严厉来装模作样的来像一个男人,实际上,是在拼命掩盖自己没有长大的这一部分,如果大家想像一下,青春期的男孩,在他喜欢的女孩儿面前如何的装模作样,你就可以理解已经有了女儿或儿子的男人,在孩子们面前那么严肃,是在干什么。

第二个,过分唠叨的妈妈

就是对家庭里的事情过分控制,有可能指责,有可能唠叨,总是对孩子说很多很多话,这样实际上就是在通过她的嘴巴满足她的幸福,简单说,她就是还停留在口欲期,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婴儿他跟这个世界的链接就是嘴巴,那么一个到了妈妈级别的人,那么多的攻击性和情绪都是通过嘴巴出来的话,那就说明她正在用她的嘴巴对她的老公和孩子施虐,这样的现象在中国的家庭其实非常常见,如果以上两个方面画面化一下,可以想象,一个家庭,爸爸是在这个装模作样的严肃,然后妈妈在那里唠叨,然后孩子就在那里备受虐待。

第三个,家庭里的话题被限制

在中国的家庭里,最容易被谈起,也最容易掩盖事实真相的就是孩子的学习,大家会不会觉得这个有点耳熟,爸爸妈妈跟孩子没有任何的话题,只能够谈学习,这是被中国家庭最高谈论的事情,大家都躲在学习的后面,感觉比较安全,但是,当父亲开口谈学习的时候,就是他们掩盖他们内心的恐惧和不安,而他们自己也没有能力处理,所以就拿学习这块遮羞布来挡住。还有家庭里不能够谈什么,比如说性,这个是话题被高度限定的一个,(随想……如果一个爸爸和妈妈,把自己内心修通好了,就不会有那么多恐惧来限定孩子,反过来,当父母在孩子说到某个话题是,特别地感到不安,想要去限定孩子时,就需要先看看自己的那份不安,有可能那里就是自己的无意识在限定着急,需要去解开的一个心结,如果父母在此时,能够不断的清理自己的结,那么孩子将获得家族方式的解放,因为这个结,有可能是在自己童年被父母无意识地给植入的,当然了,我们毕竟是社会人,有的时候有意识地回避一些问题,是可以的,前提是,做父母的非常清楚,自己某个情绪是不是被这个话题掩盖,是为自己,还是,为孩子,维持家庭之间必要的界限。这就需要两个人,或,一家人共同约好的回避。这个界限和阅读,是让孩子可以感觉到,是可以让她自己控制的。)

第四个,过度象征化

现在世界上很多国家的人,对中国目前的一个印象是,全世界华人的孩子都在学钢琴,钢琴在这个就是一个高度象征化的一个代表,人民在它上面赋予了很多的意义,比如,高贵,优雅,阶层等等,有靠近此物,来满足自己的一些需要,另一方面,这个也隐含着一些攻击性的需要,比如,带着孩子区考级,看我孩子把别人打败了,但是呢,我有的时候有个矛盾的心理,就是看到现在孩子参加很多艺术,或其他能力方面的培训班,而我那个时候呢,什么都没有,但是,反过来想,他们应该羡慕我们,因为我们那个时候玩的是更加原始的东西,比如说,象征化低的东西,如泥巴、棍子,或一些小动物,但是,大家知道,现在的孩子没有机会如此的亲近大自然,这也是现在孩子们比较悲哀的一面,过度象征化会导致虚伪,还有导致一个人实际的生活能力的降低,还可以导致,过度的情感隔离,因为,在可以直接对一个人说,我爱你的时候,他 不说,我给你弹一首曲子,这个时候也可以看到,心与心之间遥远的距离,这里面包含着害怕,害怕跟另一个人亲近,就已经表明那种安全感的缺乏和摆脱孤独感的之间,强烈的内耗,这种内在的硝烟密布,只有一条弹钢琴,这一条蜿蜒曲折的通道可以散发,大家可以想象得到这个人的内心状态的样子么?

第五,过度背景化

现在社会上,很常见的一个词“拼爹”,无论是大学,还是中学,现在甚至在幼儿园,在入学前,老师先要调查的是,孩子父母是做什么工作的,好像现在这个被教育部明文禁止了,但是很多老师还潜伏地在做,而孩子们之间,谈论的也是,我爹是做什么的,我妈是做什么的,抛开社会道德的大旗来说,我仔细体会了一下,这种言论的心理动机是什么,一个人的背景已经把这个人本身给掩盖,对于父母来说,过度在孩子面前证明自己的社会背景,说明他心里很虚,害怕自己在孩子心中不是一个好父母,所以需要这些背景来挡住前面,来隔离孩子跟真实的自己靠近,说到底,就是父母自己心里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父母,而他们又害怕孩子们看到这一点,所以,就努力地编制了一副宏伟的背景,来挡住孩子的视线,很遗憾,孩子天生就是父母的读心器,在孩子们心中非常清楚,他们的父母在做什么。每个大人都当过孩子,仔细回味一下,应该不难体会到这点,只是孩子们很善良,所以,也就配合父母做了一个好观众,为了显得逼真,一开始,他们往往也会复制父母的言行,在学校或社会上来宣传父母的社会背景,而代价是,孩子会在这个过程中失去真实的自我价值,因为在虚假中呆得太久了,就忘记了原本的真实,同时,社会中,老师和其他跟他一样的同学,会迎合这样一种行为,被华丽的背景所吸引,而忽视真实的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的内在潜能和特点是什么?在表面上的社会迎合和赞叹下,孩子就会慢慢地离真实的自己越来越远。回应式地对父母的背景为荣为傲,我可以想到的一个画面是,盘绕在大树上的藤,生存只能依附在大树上。相反,家庭背景又会成为另一些家庭,发展自卑的土壤,孩子们在父母过度的遮掩中,听到他们心中认为自己不够好的声音,所以善良的孩子也会呼应父母的心声,将自卑的种子种在自己心里,在学校羞于谈及父母,大家也常常看见在学校中,有很多这样一些可怜的人总是被欺负,而这种羞愧,是一种在人群中非常注目的攻击靶,(它弥散着一种信息,解码出来就是,我是一个不够好的人,不值得别人尊重),在这里,我们也暂时抛开社会道德的大旗,来看看他们的内心世界,所以,周围的同学因为都是孩子,非常敏感地捕捉到了这个信息,就回应式地来欺负他,让他重复体验到,我不够好。从而加深这样一种畸形的心理动力,这样的孩子以后在社会上常常会不平凡。要么成人后,愤怒地来力争更大的社会背景(汪峰的一首歌中所唱,保持愤怒),或者破坏社会背景(极端的例子是恐怖分子),要么自怨自恨,来吸取周围人的能量,他会无意识地制造出很多事件,让身边的人卷入悲伤的大海,或者带入愤怒的火山。所以,在他身边的人,常常会被动感受到一种无能的感觉。就如当年,体验到父母背景来压低自己,不让真实的自己得到发育。我的一个意象就是盆栽,,一种让人心疼的“美”。

在家庭中弥漫着中药的味道,父母觉得孩子永远需要吃药,比如吃一些维生素之类的东西,这就暗示着孩子,你有病,还有一个就是这家家庭里有某一个成员有严重的躯体疾病,或心生疾病,比如高血压、牛皮癣、眩晕症、偏头痛,或者心脏不明原因的疼痛,只要没有器官性病变做底子的人员,大家是不是觉得这个现在这些发病率很高,这往往揭示着这个家庭有被掩盖的问题,要么是跟上一代,要么是跟下一代,而这个人有很敏锐的感觉,他发现了,但同时很真实的表现出来时,被集体指责,所以,他往往悲哀地选择了牺牲自己,来维系家庭的表面平衡,这让我想到了最近的一个新闻,一条狗,看见主人全家围坐在一个狗肉火锅周围,有饥饿的眼神看着食物,它敏锐地闻到,这个食物有毒,所以在这家人准备享用食物时,疯狂地向所有人嚎叫,但人们没有听懂它要表达什么,认为它是不是觉得闻到了它同类的味道,或者它也饿了想吃,于是就丢了一块肉给它,但是,它根本就没有看一眼那块肉,而还是坚持地,几乎用哀嚎的声音在叫着,这个时候人们搞不懂了,就愤怒地去打它,在无奈下,这条狗选择了在人们吃这些食物之前,快速地吃下了有毒的肉,很快它就死了,这时人们才警觉,才发现食物有毒。有的时候,贵为高等动物的人,有些感官确实不如动物敏锐,同样有的时候,看起来很聪明的人,他们的感觉和情感系统就会比较微弱,因为他们的关注点都在事情上,对一些很微妙的人情变化比较不敏感;而很多看起来很糊涂的人,他们的情感和感觉系统就比较敏感,但他们又常常不能很有逻辑地表述他们所感觉到的东西,但是他们都很善良,为了维持家庭的存在,把他们不能表述的问题,用自己的症状,甚至牺牲来拯救家庭,甚至,拯救家族。我从心底里向这些人致敬,但我更想,呼唤每个家庭成员,承担起本应自己承担的责任,用心去感受备受指责的人,感受他们的内心世界,借由他们的勇敢来看看自己的可能回避的问题,而这些问题里面往往是被压抑的真实自我,有的时候,人们会很恐惧看到这一点,这常常涉及到一个人自我价值感和自尊,是真实的强大,还是虚张的强大。

第六个,工作化

我遇到很多的家庭,父母都在拼命的工作,然后被孩子给忽略了,他们为什么要拼命地工作呢,就是因为如果他要是有过多的时间在家里的话,他就没有办法控制自己,而要在家庭情感里卷出自己的脆弱,因为家庭里是一个少讲理、多用情的地方,也就是说,是一个很容易接近真实自我的地方,所以,在外面跟别人玩,要安全得多,看起来就不用那么心苦,真的是有很多孩子被父母用过度的勤奋工作给毁了,他们被巨大的忽略了,很多孩子对这样的父母在童年基本上没有什么印象,所以这样的父母对国家、民族的确做了很大的贡献,但实在是亏欠妻子和孩子太多了。

第七个,限制孩子的某一个兴趣特长

比如说有的孩子人际关系好,但是学习一塌糊涂,反过来说,有的孩子学习成绩好,但是人际交往一塌糊涂,孩子是想用成绩不好的方式来跟父母进行病理性的连接,意思是说,如果我有缺陷的话,你就可以乘虚而入,指责是,我全神贯注地注意你身上有没有什么缺陷,然后就攻进去,这就是家庭成员之间没有界限的表现,所以,指责是想进入另一人的世界,是家庭中未分化的表示,简单说,孩子如果有某项能力上的缺憾,就说明父母离他过近的一个表现,是父母的攻击性行为把孩子给无能化了。

第八个, 家庭角色

这种在中国家庭中也比较常见,比如说,爸爸在家庭一直处于一种去世的状态,而妈妈呢,拥有这个家庭过多的权力,这个一方面是性别的认同感,一方面呢,也是用这种方式防止父亲在这个家庭中失控,爸爸的攻击性和侵略性要强一些,而妈妈呢,就算它再凶悍,也是具有母性的,所以,对家庭的伤害就会少很多。

第九个, 隔代卷入

就是一个没有分化好的男人,跟一个没有分化好的女人结婚,然后有了一个孩子,这个家庭就有可能是一种很黏糊的关系,因为他们怕这种黏糊的关系带来的错乱,所以他们有意无意的邀请孩子的爷爷奶奶或者外公外婆来进入家庭,这就是关系入侵,这样子呢,就稀释家庭中父母跟孩子的关系,这就是典型的中国家庭的特征,三代人像一锅粥那样的在煮着。有一次,我问了刘丹博士一个问题,我说能不能一句话说明结构式家庭治疗和系统式家庭治疗有什么区别,结构式家庭治疗非常强调,夫妻作为一个家庭的核心轴,不管怎么样,要把这个轴守稳、守清楚,只要是这个轴在,这个家庭的根基就没有问题,那么在中国的家庭,有很多是将这个轴的权力,拱手出让给孩子的爷爷奶奶,或者外公外婆,这样,就有可能导致孩子的很多内心冲突,解决中国家庭问题的一个核心就是,巩固夫妻联盟,一起抵御“外敌”。单从这个角度来做,一个家庭也不会出太大的问题,我知道这样说,也会引起很多人的反感,因为很多老人退休后,他们的全部心思都砸在了孙子身上,如果我把他们这样做的潜意识用心给说破的话,我估计我会跟很多人形成不共戴天的关系,但是想一想,为了下一代的健康成长,我觉得还是值得的。

第十个,功利化的关系

这个意思就是,我爱你,不是因为你是谁,而是你拥有了什么,比如说,你拥有了很多的才艺,你必须会弹钢琴我才爱你,或者说,你必须在社会上取得很多成就我才爱你,这种有条件的爱,反映在亲情中间的时候,尤其变得悲哀,如果家庭中的血缘之爱、亲情之爱被加入了这些功利性的东西的话,就很不知道生活还有什么意思,幸福是一种什么东西了,笼统的说,我对某个人功利性的爱,有条件的爱,是为了隔离我对他无条件的爱,人格没有成长好的人,在原生家庭没有分化好的人这种无条件的爱,会让他觉得恐慌,会让他觉得失去自己,所以,他需要用这种有条件的、可以外化的方式,来隔离跟另一个人亲密的关系,同样的,就是一种爱无能的状态,如果再扩大一点,就是关于文化,文化就是设置,在中国,有名的就是儒释道的文化,儒家文化,是一个规定序位的文化,简单的说就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个规定一出来,就说明所有的人,就必须在原地呆着,一旦有突破,就是越矩,伦理就是伦常,儒家文化只是规定了上对下的权力,而没有规定在一定的条件下,可以由下对上的反抗,也就是在任何情况下,必须遵守这个规则。这也就是让我们这个民族陷入周期性的、大规模的战争的弊端。可以培养礼数,但是他有一个缺陷就是,儒家文化是扼杀人的创造力的一个桎梏。最后,总结一下以上行为的内在规避情感,一个是羞耻感,一个是罪恶感,打个比方来说明一下一个人的分化是否好的程度:比如说你住在一个集体宿舍里,一个宿舍里有八个人,然后你在凌晨两点钟的时候,突然想放肆地唱一首歌,搞一首咏叹调,结果是,你快乐的程度,跟别人痛苦的程度成正比,也就是说,你有多快乐,别人就有多痛苦,这就是没有分化的关系中间,某一个人的快乐,就是另一个人的噩梦,在家庭中的关系也是这样,如果爸爸妈妈在人格上有很多依赖,没有分化和独立的能力的话,孩子注定就损害了父母的利益,所以孩子就会生各种各样的身心疾病,最严重的就是精神分裂症,因为精神分裂症的永远都玩出家庭的了,也就是“相濡以沫”,在家里互相吐唾沫,大家可以想象一下这个场景,真是感人至深啊,互相吐唾沫、残喘在生活,我相信,好的状态是相望于江湖。更加上一点,关系之间,如果你住的是一个独立的单元,而且隔音效果还比较好的话,这里就喻指分化得比较好的,那就是你晚上随便想唱什么,就唱什么,你快乐的程度跟他们没有什么影响。